相逢一笑泯恩仇    陳茂村

詩曰:百歲開懷能幾日,一生知己不多人。已到窮途猶結客,風塵相贈值千金。

生年未滿百,豈厭相逢遇?山河不足重,重在遇知己。君不見:「 意氣百年內,平生一寸心;欲交天下士,未面已虛襟。」君不見:「 遊人五陵去,寶劍值千金,分手脫相贈,平生一片心。」寶劍非為貴,千金何足惜!記取「一寸心」,珍惜「一片心」,滿腔熱血可酬謝,豈止寶劍脫相贈!

平生一片心,可遇不可求。「欲取鳴琴彈,恨無知音賞。」世人不免怨嘆:

「一生肝膽向人盡,相識不如不相識!」問題是,誰人又能因此而「轉覺人間無氣味,常因身外省因緣」呢?

緣生則會聚,緣盡必離散,緣善則愛親,緣惡則怨憎。愛憎會離之際,莫羨妒,莫怨尤。因地果還生,一切原來自作自受。今生為知己兄弟,必有善緣之播;今生為怨耦仇家,必有惡緣之結。

    往者已矣,來者可期。欲結善緣,欲遠惡緣,當戒瞋,當行慈。如何行慈?宜行四事。經云:「 一者、見惡眾生,心生憐愍,以修慈因緣故。二者、見苦眾生,目不暫捨,起悲因緣故。三者、見師長父母,有德之人,心情歡悅,起喜因緣故。四者、怨家眾生,心不瞋恚,修捨因緣故。」能行慈,乃能戒瞋。經云:「 是故智者,捨瞋如火,知瞋過故,能自利益。...能捨瞋恚,眾人所愛,眾人樂見,人所信受。..離身口過,離心熱惱,離惡道畏,離於怨憎,離惡名稱,離於憂惱,離怨家畏,離於惡人惡口詈罵,離於悔畏,離惡聲畏,離無利畏,離於苦畏,離於慢畏。若人能離是之畏,一切功德,皆悉具足。」

善哉善哉!什麼樣的心就種什麼樣的因,什麼樣的心也就結什麼樣的緣。能施能捨,心如大地,無所不容,必然善緣廣結,眾人親近。好爭好鬥,則心如穢土,遍生蒺蔾,必然眾人遠離,怨懟日深矣。

善哉善哉!欲求善報先修己,各有前緣莫羨他!萬般到頭帶不去,惟有業緣長流轉!

男兒重意氣,何用錢刀為!平生四方志,相知一寸心。請看:鮑叔事齊公子小白,管仲事公子糾。及小白立為桓公,公子糾死,管仲被囚,桓公欲殺之。鮑叔力進管仲,曰:「 君將治齊,則高傒與叔牙足矣。君且欲霸王,非管夷吾不可。」桓公從而釋之,尊管仲為「仲父 」。管仲既用,任政於齊,齊桓公因之九合諸侯而一匡天下。管仲感而嘆曰:「 生我者父母,知我者鮑子也。」鮑叔既進管仲,以身下之,子孫世祿於齊,有封邑者十餘世。

兄弟爭寵辱,人算奈天算,仇隙既積聚,自貽伊戚爾!請看:王右軍素恃才而輕藍田,藍田晚節論譽轉重,右軍曰:「 吾不減懷祖,而位遇懸邈!」為之忿恨不平。藍田丁艱期間,右軍藉弔喪故意陵辱之,於是彼此嫌隙益深。後右軍僅為會稽內史,藍田益顯貴,派人檢校會稽郡,百般挑其缺失。右軍羞愧,遂稱疾辭官,以憤慨抱憾而終。

少壯同游元有數,尊榮再會便無因。寵辱恩怨身外事,成敗是非無定論。人間只道黃金貴,誰向天公買情真?數莖白髮生浮世,一片心須不愧人!

因此,貴賤窮通莫欣厭,且讓我們隨遇任運自在行吧!「日日暗來唯老病

,年年少去是交親。逍遙且喜從吾事,榮寵從來非吾心!」

何況「否泰交加無定主,懶學風雲戢翎羽。」且讓我們從而憬悟:「 莫把虛名擾懷抱,九原丘陵盡王侯。送君同上酒家樓,酩酊翻成一笑休。」

世事春夢,人情秋雲,「 人生芳穢有千載,世上榮枯無百年。」幸遇三杯酒美,一朵花新,吾人何不「莫思身外無窮事,且盡生前有限杯」呢!

緣結三生石,一見便如故。士為知己死,世味濃似酒。不須惆悵「才微易向風塵老,身賤難酬知己恩」,且效東坡,流露吾人的肺腑吧:「與君世世為兄弟,更結人間未了因。」人生至此,復有何憾!

畢竟,是非成敗,轉頭成空,青山依舊,幾度霞紅!富貴榮華,霎時化作塵土;恩仇愛恨,瞬間過眼雲煙。吾人焉能活在爭執計較之中,作繭以自縛?

偶讀大陸文人詩句「相逢一笑泯恩仇」,為之感動良久,遂衍成此篇,略抒其懷。猶未能已,更賦詩一首,曰:

紛爭蝸角自成囚,千載賢愚歸亂丘。

有價黃金猶可市,無緣熱血為誰酬。

報投青睞掏肝膽,鄙視榮華等泡漚。

兄弟何須論寵辱,相逢一笑泯恩仇!